哪里有出售公司账户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 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异乡抗疫情 新加坡外籍员工坚守岗位提供服务

来源:南方日报网络版  时间:2020年03月28日 20:57
【字体:

哪里有出售公司账户【q:З87⒏522бО】一手货源▓企业账户u盾▓公司账户网银▓资料齐全▓全新无记载▓诚信合作,有保障. 异乡抗疫情 新加坡外籍员工坚守岗位提供服务



原标题:(异乡抗疫情 新加坡外籍员工坚守岗位提供服务)

  中国侨网3月23日电 据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限制人员流动以防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时期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多项防疫措施在日常生活中给人们带来不便,但对于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员工而言,日趋收紧的边境措施不仅仅是不便,更威胁着他们的饭碗。本期《实况报道》访问了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员工,他们虽然心系家乡,却依旧留守岗位,继续为人们提供关键的基本服务。

  马来西亚籍公交车司机吴万有惦记着妈妈的生日

  公交车司机吴万有希望马来西亚的行动限制令可在妈妈生日前解除,让他来得及回家为妈妈庆生。(特约张荣摄)
公交车司机吴万有希望马来西亚的行动管制令可在妈妈生日前解除,让他来得及回家为妈妈庆生。(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/张荣 摄)

   踏进社会工作后,吴万有几乎没为母亲庆祝过生日,今年难得准备了一场惊喜,但马来西亚政府颁布了行动管制令,计划全泡汤。

  马来西亚公民吴万有(42岁)在新加坡当公交车司机已有五六年,四年半前加入了易塔通(Tower Transit)公司。为给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,又不舍长时间见不到妻子和四名儿女,他选择辛苦一点,每天新马两头跑。

  他说,本月13日到23日原本已请假,打算回马来西亚帮二女儿和妈妈过生日。

  “妈妈是4月29日过生日,二女儿则是3月18日,一早就和姐姐筹划好了……我开始工作后,不曾为母亲庆祝过生日,这是第一次。”

  吴万有妈妈住在马来西亚怡保,他通常在孩子6月和12月放假时,才有机会探望她。因此,全家都很期待这次行程,大女儿规划了很多活动,打算让一家人好好团聚。

  当地时间3月12日下午,大队如期启程,先是到吉隆坡探望吴万有岳父一家,15日抵达怡保。

  吴万有说,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16日晚下达行动管制令时,他正同母亲聊天,完全没注意到新闻。直到晚上11时,妻子才听到消息。妈妈和妻子担心他一旦错过时间就没法回新加坡工作,帮他做出了缩短假期的决定。

  “那时大家都不开心,什么心情都没了……我一心回去就是要帮她们庆生,我妈妈都72岁了。”吴万有的妈妈还安慰他说,生日一年一次,今年不能庆祝就等明年。

  孩子哭着和奶奶道别后,一家深夜开车赶回新山,吴万有小睡片刻后,17日上午11时就带着行囊,骑电单车入境新加坡。

  他哽咽说:“开着电单车时,我只是想到家人会比我更伤心。”

  这几天,虽然少了奔波,吴万有却想念每天回家帮孩子盖被这件事,“现在不能帮孩子盖被,这里只有我一个人……”。

  马来西亚籍印刷员戴进隆:现在缺人不能不帮忙

   戴进隆希望限制措施早日结束,家人团聚。(林明顺摄)

戴进隆希望限制措施早日结束,家人团聚。(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/林明顺 摄)

  新冠肺炎疫情当前,戴进隆(55岁)因马来西亚封锁关卡,被迫离开家人。

  住马来西亚新山的戴进隆是新加坡报业控股印刷中心的印刷员,在新加坡工作近30年,除了头七年居住新加坡,过去20多年都是骑电单车越过长堤来工作。

  值早班时,虽然8时30分才开工,他为了避免塞车,凌晨4时30分就起床,5时出门,7时前抵达公司。

  星期一(16日)晚上,当他得知马来西亚政府将实施行动管制措施时,对于是否继续留在新加坡工作,十分挣扎。

  他说:“我是一家之主,但是选择‘赚吃’就不能回家,家里要是发生事情我也回不去。政府讲是限制出入14天,但我们都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延长。工作几十年没遇过这种情况,第一次得跟家人分开那么久。”

  两个女儿都已成年,最让戴进隆放不下的是自出生就跟他同住的三岁外孙。“孙子很黏我,跟他父母都没那么亲。”

  行动管制令消息宣布隔天,戴进隆回到公司与主管商量后,才做出决定。他坦言,曾考虑没地方住就待在新山,不过主管说公司会替员工安排住宿,所以就选择留在新加坡。“毕竟在公司做了那么久,现在缺人不能不帮忙。”

  他17日上午回家收拾行李,同日下午赶回新加坡,目前住在公司安排的酒店里。他形容整个过程“像在逃难”,离家时妻子眼睛都红了,现在一有空他就跟家人视讯通话,希望限制措施早日结束,家人团聚。

  中国籍清洁女工白虹:选择快乐过日子

 白虹:疫情期间必须为门把和栏杆等消毒,工作量增加了,也让我意识到清洁工作非常重要。(李健玮摄)
白虹:疫情期间必须为门把和栏杆等消毒,工作量增加了,也让我意识到清洁工作非常重要。(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/李健玮 摄)

  “我是个很乐观的人,反正快乐也是一天,难过也是一天,为什么要选择不快乐地过日子。”

  开朗是白虹(47岁)给人的第一印象,脸颊红润的她受访时嘴角自然上扬,说话语调轻快。

  白虹2010年离开中国沈阳家乡来到新加坡当清洁女工,这一待就是10年,早已习惯了在新加坡的生活。其实她17岁就离开父母出外打工,自认是个很独立的人。

  她说,好朋友当时在新加坡,所以她决定来这里。

  除了初到的前半年较不适应新加坡的生活节奏,后来一切都挺顺利。身边很多同事同样来自中国,大家彼此照顾,老板也待员工不错。

  “唯一心酸是踏出家门时感觉像是抛弃了儿子,一路哭着到火车站。那时儿子才两岁。不过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,就算舍不得也不能回头。”

  她经常通过微信和视讯与家人联络,几乎每年八九月都会回家探亲一个月,不选在农历新年回家是因为适应了新加坡的天气,中国的冬天太冷了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沈阳的确诊病例不到30起,因此白虹并不担心家人的情况。

  白虹这10年都在Clean Solutions公司工作,目前被派到一家高尔夫球俱乐部工作,一般是从早上7时工作至下午4时。她说,疫情期间虽然工作量增加,每两个小时必须为门把和栏杆等消毒,但是也不算辛苦,而且让她意识到清洁工作非常重要。

  “我们是一线人员啊,每次有人称赞说地方很干净,心里还是蛮高兴的。”

  马来西亚籍新邮政服务大使陈艺金:行动管制令解除就冲回家看孩子

陈艺金(右)辛勤工作之际,心里总是惦记着远在马来西亚的七个月大宝宝。(特约张荣摄)
陈艺金(右)辛勤工作之际,心里总是惦记着远在马来西亚的七个月大宝宝。(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/张荣摄)

  一条长堤,一道命令,夫妻俩和幼儿分隔两地。

  新手妈妈陈艺金(30岁,服务大使)上月开始在新邮政工作,和丈夫育有七个月大的儿子,夫妻俩不辞劳苦,每天往返新马工作。

  她说,自上周起,社交媒体已在流传马来西亚可能采取措施,限制大众出行。16日那晚,陈艺金和丈夫及家婆紧盯着电视,留意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的宣布。

  管制令下达后,一家措手不及,除了担心工作,也担心刚学会坐起来的儿子。陈艺金说:“这么短的时间很难去想要怎么安排孩子;如果马来西亚疫情严重,要把孩子送去哪里我才放心?”

  由于有太多未知数,夫妻俩决定先到公司了解情况。隔天早上过关卡时,看着一队人拖着行李出境,两人也在犹豫,下一步到底要怎么走。

  陈艺金受访时多次落泪,言语间有道不尽的担忧、感激和愧疚。她坦言,最担心是:选择留在马来西亚照顾孩子,是否会保不住工作。“没了收入怎么办?只是我们夫妻俩还好,可以找办法解决,但现在有孩子,我不可能让孩子饿肚子。”

  进退两难之际,丈夫先接到消息说公司会安排住宿,不久后,她也接到同样的消息。

  最后,家人的一段话让陈艺金做出了艰难决定。她哽咽地说:“他们告诉我,现在有份工作不容易,在这个非常时期回马来西亚,要找工作很难。既然公司有安排就去做,孩子交给我们!”

  17日当天,陈艺金和丈夫安顿好孩子,打包好行装后,便乘搭小姑的车到关卡。当时,眼看巴士服务多已暂停,新柔长堤又阻塞,两人决定徒步过长堤,入境新加坡后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这几天,陈艺金除了照常上班,晚上就会和家人通视讯,看看孩子。她很担心父母年纪大要照顾幼儿,身体会撑不住。“行动管制令一解除,第一时间就冲回家看孩子。”(魏瑜麟,邓玮婷,许翔宇,李熙爱)

【编辑:韩辉】

相关文章

    版权所有: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    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    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